第1040章 散化百神横干戈(十二)

“该死的……”

索拉菲恩不出声地按着自己的额头,希望自己从来就没看见面前那朵盛开的黑色巨花,以及坐在巨花中央的骷髅王者。

影行术虽然被视为位面旅行魔法的一种,但是阴影位面本身就是主物质位面的倒影,和主物质位面的连接最为紧密,两者的边际也最为模糊。

换句话说,阴影位面也最容易受到主物质位面的影响。

谋杀之王的影子投射在阴影位面上,哪怕只是无知无识的神之倒影,仍然天生带着邪神之威,震荡这仅有黑白之分的影之世界!

身为“低贱”的男子,索拉菲恩几乎没有资格参加蜘蛛神后的祭仪,目睹神灵降临这样的特殊体验更是一次都没有。在卓尔精灵的社会风俗中,只有在蜘蛛教院的毕业庆典上,年轻的战士才会得到“特别允许”,作为祭典后新毕业的女祭司们的宠物,在蛛后的祭典之下奉献身体,竭力服务好每一个对他感兴趣的女祭司。

而这样的特殊庆典,一般很难引起蜘蛛神后的兴趣,充其量也只会派遣一头恶魔降临,算是向刚毕业的女祭司们“道喜”。

而在此刻,谋杀之王巴尔现身,冲击力其实比男战士行会的副会长想象得更大。

身为施法者的仅存理智,仍然在督促着他,在一位邪神面前,收起最轻微的杀意,控制身体不言不动,甚至最好连思维活动都暂时停止,才是最好的应对方式。

但是巴尔之影和一位卓尔精灵法师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。

就像身为上位魔法生物的巨龙,它的存在本身就可以引起“龙威”这一现象,让所有靠近巨龙的下位生物处于恐惧之中。

神灵与凡人间的差距,甚至犹有过之。

作为一座卓尔城邦中最出色的年轻战士,并且成功隐藏起施法者身份的索拉菲恩,他经历过许多次凶险搏杀,也和幽暗地域里那些公认最危险的灵吸怪打过交道。这样一个老练的战士,时时都与死亡擦肩而过,鲜血和尸体对他而言就和每日三餐一般平常,但是此刻却仿佛被最尖利的刀锋抵住了心脏,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一个事实——

自己正在靠近死亡本身。

是恐惧,也是虚无。

是永恒,也是地狱。

谁能够保护我?

谁能够挽救我?

谁能够听见我微不足道的呼救声?

那温柔却冷清的月光啊——

不经意间,卓尔战士的口中重复起那个他一度逃避却又忍不住试图接近的名字:

“月光之女,我永远仰望的剑舞之主,伊莉丝翠啊……”

这低喃般的祷告声中,黑白分明的阴影世界中,一抹银辉突兀地洒在了他的身上。

有人轻笑一声,似在他身侧咬着耳朵:“小哥在这个点上叫了她的名字,可谓正当其时,抓了个好节奏。”

隐遁者之城上方,本应万古不见天日的岩层仿佛瞬间就失去了存在的实感,坚硬的玄武岩变得通透如一大块琉璃,点点星光闪烁其间,恰如地表的人们夜夜仰望而习以为常的夜幕群星。

点点星华排列间,自具玄奥法度,更有缕缕云气在星华照落间映射出五色华彩。

彩云蟠结,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巨手正以彩云作墨,勾画天成奇字,云气飘举间,便有飘渺乐音伴随着仙姿玉形翩然而降:

“轩镜检海,禹剑搜山。正法阐威,永镇鬼关。”

吟咏声中,却见白发童子星冠羽衣,身背古镜,手秉铜剑,足蹈云气,落在黑莲之西,一剑指地,占据白虎星位。

白虎星位初成,青龙星位之上清光动摇,仿佛河汉群星尽落此间,只见日轮吐焰,五星拱卫,列宿盘桓,化作一幢以如意珠串联众宝的宝盖。宝盖之上星华如雨,洒落在这片充满死气的空间中,便成正邪二气交冲之相。

一位双眼如青琉璃的秀丽童子,头戴龙首天冠,身穿青玉甲衣,腰间黄锦结成鸾花绶带,双手扶住如意宝盖,同发道唱:

“碧海群真朝冕旒,东霞素云过瀛洲。何劳青虬噀湍玉,自有璇源接天流。”

天童显形,步虚声奏,云霞生光,正成降真之景。

正法、华盖二天童显形之时,更有青虬长吟,芝盖涵露,朱雀鸣舞,法剑炽燃,灵泉、云台二天童同时抢入,北玄武,南朱雀,两处星位同时入主!

四方星位已成,似虚似实的星空之上,一轮明月骤然而显。

这轮明月,让索拉菲恩顿时想起了曾经在夜色中来到地表的那些血腥厮杀,刀刃是冰冷的,溅到脸上的血液是热的,而让自己因战意而沸腾的大脑冷静下来的,就是同样的一轮清冷月光。

然而在那些已经和世界法则极为亲近的大人物眼里,这轮虚幻月轮中,的确带着几分明月自有的生动气韵,然而却一点也掩不住明月中那几乎快要跃然而出的剑上极意。

这方天地自有月神司掌月之魔力,某位“布景师”就算现在急时抱佛脚,也很难接引那位月之女神苏伦的月光穿透幽暗地域的厚实岩层。而一剑破地这种豪举,做起来固然畅快淋漓,但是也要考虑投入和产出的效率。

构筑这轮明月的,正是某人所修成的太阴元真剑气,选择剑气化月而不是斗气化马,也自有一番考量。

幽暗少女伊莉丝翠这位女神最重要的属性是什么?

当然不是**!而是剑舞和月光。

就像巴尔的降临需要盛大的谋杀现场作为献祭,月下剑舞也是伊莉丝翠降临的最好媒介,而太阴元真剑气在作为桥梁接引这位女神的方面,要比伊莉丝翠女祭司们的舞蹈更方便直接许多。

月中倩影如一泓淡墨,初看去就像是月面阴影,几乎难辨细节,但很快就显出了伊莉丝翠高挑挺秀的曼妙身姿。哀而不伤的舞姿中,幽暗少女手持那柄份量尺寸都不算轻省的重剑,却依然保持着精灵女子特有的轻渺如羽的身形,盈盈而来。

星分四域,月照天中,天童开道,神女作舞。

可是落在巴尔的眼中,却还缺了点关键的因素,于是这位谋杀之王猛然怒吼出声:“藏身的虫豸,只会让这个**为自己战斗吗!”

然而他的吼声中,某人的声音已经不紧不慢响起在谋杀之王的耳畔:“不不不,某不是演员,而是导演,这场现场演出中,没有让导演上台的道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