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潜意识里的一股韧劲,却让他咬牙坚持着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铁坚感到自己快要承受到极限之时,这种被烈焰灼烧的感觉才渐渐平息。

他不禁松了口气,与此同时,意识也逐渐苏醒。下一刻,便觉得身子一阵颠簸。

铁坚眼皮一动,接着缓慢睁开了双目。

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一层厚布被支架撑起了一个长形拱顶,伴随着周围传来的马蹄声,他立刻意识到,自己此刻正在一个空间大小不过丈许的马车之上,周围还堆砌着一些杂物。

但就在他想要翻身爬起来之时,全身上下却传来一阵剧痛,让其一阵龇牙咧嘴的同时,心中也随之一紧。

他猛然发现,自己双手双脚都被足有手腕粗的麻绳给捆绑住了,就连身子也被固定在了一副缚辇上。

“终究还是被抓到了吗?”

铁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努力回忆起昏迷前的情形,只记得自己当时拼着两败俱伤,似乎将来追杀自己的那名马脸巨汉给杀了,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,自己就完全不记得了。

“不对……”

他目光四下一扫,心中微微一松。

因为他发现自己身处的这座马车内的装饰虽然普通,但却绝不是大晋国的式样,尤其是遮挡布帘上绣的花纹,看起来倒像是邻国越国的。

尤其是自己身上原本应该褴褛的衣服,也被人换了一套看似越国人的灰布长袍。

而且从掷地有声的马蹄声来判断,如今应该并不在葬仙沙漠,而是到了某处相对平坦的官道上了。

看来他是被什么人给救下了。

铁坚轻吐了一口气,不再迟疑的挪动了一下身子,想要设法挣脱绑在身上的麻绳。

然而下一刻,他却发现了一个颇为麻烦的问题。

自己此刻不仅周身伤痛未愈,且丹田也受创匪浅,似乎伤及了根本,原本炼气五层的修为,如今直接跌落到了炼气三层的样子。

若仅是如此倒也罢了,只要花些时间还能修炼回来,但当他准备调动体内法力之时,却发现丹田之中之下空空荡荡,几乎没有一丝法力。

铁坚顿时心中一紧,不由略微惶恐起来。

即便自己昏迷前法力耗尽,但如今起码已经过了数日,在此期间,难道自己竟未能自行吸纳天地灵气,以转化为法力?

铁坚一念及此,当即闭上双目,心中默念口诀,运转心法,将充斥四周虚空中的天地灵气吸入体内,并引导这股能量缓缓地收归丹田。

然而他只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循环,便停了下来,两眉紧紧皱起。

他发现自己并不是无法吐纳天地灵气,而是由其引入丹田转化而成的法力,或许是由于丹田受创的缘故,会自行消散一大部分,而那些残余的法力,也会自行流转并溃散于全身经脉之中,根本无法聚于丹田。

如此情况下,若是有其他炼气期修士用神念探察,恐怕也只会将他当做一名普通人看待。

铁坚摇了摇头,闭上眼睛,开始仔细内视起来。

“咦,这是?”

他突然神色一动。就在方才,铁坚竟在自己半残废的丹田深处,发现了一丝异样。

那里赫然多出一朵淡金色火焰来,看起来不过一截小拇指般大小,十分微弱,微微颤动,似乎随时就要熄灭一般。

铁坚只是略加思量,就不禁联想到自己昏迷前,从指间窜出的那一缕神秘异火来。

就在这时,随着几声远近不一的马嘶声传来,马车突然停了下来。

接着四周开始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嘈杂之声,似乎有不少人的样子。

铁坚凝神细听,正思量间,忽然布帘被一把掀开,从外面探出了一个梳着两条马尾辫的脑袋。

这是一个十四五岁年纪的少女,模样清秀,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正朝他上下打量,眼中透着古灵精怪之感。

“呀,醒了?醒啦!”

铁坚还未看清对方的模样,那少女已脆生生的向外娇呼了一声,并如兔子般飞快地缩回了脑袋。

望着仍然晃动不已的布帘,铁坚微微一怔,隐隐听到马车外传出阵阵吆喝之声,紧接着,又有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向马车走来,他心中登时紧张起来。

不多时,帘布再一次被粗鲁地掀开。

这一次,帘外却直接站着两名身披软甲衣,头戴软帽头盔的武士,这两个满脸横肉的男子鱼贯跳上轿厢,不由分说的将捆缚铁坚的缚辇一抬,扔出了马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