嗅着街边传来的阵阵酒菜香气,铁坚咽了口唾沫,肚子里忍不住咕咕地叫了起来。虽说他也是修行之人,但还却未能够达到辟谷不食的地步,从昨日下午到现在,他可是滴水未进,粒米未吃,着实是有些饿了。

不过,铁坚身上分文都无,此刻也只能闻香止饿,望楼兴叹。

走了约莫半刻钟,已经快要走出了整条大街最繁华的地段时,铁坚才在一家名为“孙氏剑铺”的商铺门前停了下来。

这家商铺距离燕氏商铺足够远,看起来规模也是周围数一数二的,想来生意做得不差。

铁坚没有过多犹豫,走上石阶,跨入了门槛之内。

这座剑铺之内的陈设,与燕氏剑铺极为相似,只是少了那道高大影壁,和悬挂其上的法剑。

此时店铺内并没有其他客人,只见一名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,正在训斥几名伙计。

一见铁坚进店,中年管事顿时收起怒色,圆胖的脸上换了一副温煦笑意,迎了上来。

“这位贵客,可是有什么需要?”中年管事开口问道。

说话的同时,已经将铁坚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,观其衣着明显寒酸至极,但气质神态却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一时间也有些拿不准。

“售剑。”铁坚干净利落说道。

中年管事闻言有些讶异,但神色很快就恢复了自然。他开口笑着问道:“这位公子,咱们剑铺做的是出售宝剑的生意,您怎么反倒上我们这里来卖剑了?”

“中品法剑,收不收?”铁坚没跟他啰嗦,直接说道。

中年管事闻言,先是一怔,接着眼珠子微微一转,微微一笑道:“公子请随我来。”

他招来一名伙计吩咐其照看商铺后,自己当即引着铁坚上了二楼,进了一间雅室。

待铁坚落座后,自有侍女奉上鲜果香茗。

“卓溪郡的雨后毛尖,品质尚佳……”铁坚接过之后,只是瞥了一眼杯中茶叶,随口说道。此种茶叶只产于越国南部的卓溪郡,以雨后采摘最佳。铁坚本来不好此道,是父亲铁树很喜欢,故而略有所知。

“公子好眼力……”中年管事由衷称赞一声,心中顿时笃信起来,此人原本定然是富家子弟无疑了。

“好了,说正事吧。”铁坚没有继续喝茶,将茶杯放下后开口说道。

“你们先退下吧。”中年管事笑着说道:“还请公子先拿出法剑,容我鉴赏一二。”

待得侍女离开雅室后,铁坚将袖中短剑取出,放在了桌上。

中年管事将包裹其上的麻布打开,一眼就看到了那柄无鞘短剑。

他双目微微一凝,将短剑捧了起来,反复打量了片刻后,单手握紧剑柄,默然运转起体内法力来。

只见剑身之上铭刻的符文突然亮起,一缕赤芒覆盖了整个剑身,从中传出滚滚灼浪。

铁坚眉头微挑,眼前的这位胖管事,竟然也是也是一名境界不弱于他炼气期修士。

略微试验了一下,中年管事便松开了手掌,将短剑放回了桌上。

“公子此剑的确是中品法剑无疑,不知想要售价几何?”他微微一笑,开口问道。

“各家报价皆有不同,不知你们孙氏剑铺能给多少?”铁坚这才捧起茶杯轻啜了一口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“按照当今越京城内的市价……约合千两黄金。我们孙氏剑铺愿意再加价百两,以表诚意。”中年管事闻言,略一沉吟后,说道。

铁坚听罢,也不言语,只是缓缓将手中茶杯放下,两手抓起麻布两端,将短剑重新包裹了起来。

“公子这是何意?”中年管事连忙问道。

“一千一百两?莫非阁下是欺我未经世事不成?”铁坚冷笑一声道。

“公子若是不满意,我们还可以再商量商量……”中年管事拦在铁坚身前,脸上堆满笑意说道。

“如若掌柜你仍是毫无诚意的报价,这笔生意不做也罢!即便同为中品法剑,也有优劣之分,我这柄却是中品法剑中的上乘之作。”铁坚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“这……容我再看上一眼,方才怕是有些走眼了,公子莫怪。”中年管事闻言,脸上挂起些许歉意笑容,说道。

铁坚随即松开拉扯麻布的手,重新坐了回去。

“我这人不喜锱铢必较,你再报一次价与我,只一次,若是不行,此次交易便作罢。”

中年管事将短剑捧起来,又看了看,低头沉思了片刻,开口道:“此剑品质的确上佳,不过器形较小,更为适合女子使用,在出售时多有限制,我可做主能开出的最高价格……也就两千五百两黄金了。”

铁坚沉吟片刻后,最终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中年管事闻言,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叠金票,结清了费用,而后将那柄短剑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。

铁坚怀揣着数张大额金票出了孙氏剑铺,中年管事笑脸相送到了门外。

“公子慢走。日后若还有什么需要,可直接来此,在下保证一定给公子一个满意的价钱。”中年管事满脸笑意,恭声说道。

铁坚没有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,随即告辞离去。

待其身影走远之后,中年管事脸上的笑意逐渐冷淡了下来,摇头自语道:“要不是顾忌……哼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