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,早在他们被彻底包围之时,平陵关的城门就已经重新关闭了,城头之上的床弩也已经撤了下去,换成了千余名弓箭手,一个个拈弓搭箭,瞄准着迎面而来的晋国大军,蓄势待发。

就在晋军打算一鼓作气吞掉这支越国军队时,城墙上却响起了阵阵轰天的战鼓之声,就像是与其交相呼应似得,战场上忽然也响起阵阵雷鸣般的声响,大地也随之剧烈震颤起来。

只见战场左侧,烟尘滚滚,如一头头黄色虬龙升腾入天,一支身着雪白轻甲的越国骑兵,手持长枪朝着左翼的晋国骑兵冲锋而来。

在其后方,乌泱泱的越国步军,足有数十万之众,跟随着骑兵快步奔袭,声势浩大。

这支数量庞大的越国大军,除却一部分是原本驻扎在平陵关内的军队,其余大多数便是当时铁坚所见,那支驻扎在两界山军镇处的伏兵。今日战机一至,便立即奔赴而来。

晋国骑兵见此,连忙拨转马头,朝着驰援而来的越国骑兵迎了上去。

然而,事起仓促,骑兵军阵临时调转,无论是战马的冲击距离,亦或是冲锋的势头上就较之越国骑兵弱了一截,再加上越国骑兵后面还有步军压阵,才一个回合冲锋,就被冲击得七零八落,溃不成军。

原本被围在中央的越国残余大军眼见援兵赶到,更是个个不畏生死,奋勇争先。非但不再朝着平陵关的方向败退,反而朝着援军的方向突围而去,两厢夹攻之下,势如破竹。

而此时,晋国的轻甲步军也终于赶了上来,两国压在这场战争上的所有兵力,至此就全都摆在了台面上,百万人的大混战,也终于拉开了帷幕。

越国凭借这一手左翼援军突袭,在前期获得了一定的优势,但能否就此一鼓作气将晋国大军彻底击溃,还犹未可知。

一时间,战场之上,到处都是震天杀喊声、兵刃交击声和撕心裂肺的惨嚎声,战事之惨烈,又岂是简简单单的“尸横遍野和血流成河”能够形容的。

……

平陵关这边杀声震天,轰鸣不断,就连两界山军镇这边也能清楚感知到。

而此时在军镇附近,一个破败村落内的一座茅草屋外,燕紫望着远处天空,脸上满是担忧之色。片刻后,她又走回了茅屋内,坐在了被银色光茧包裹着的宁小小身旁。

“铁大哥去了这么久,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?是在闭关修炼?还是已经去了平陵关战场?”她一声叹息,幽幽地说道。

宁小小自然不可能给她任何回应,依旧只是沉睡在光茧之中,没有丝毫反应。

“宁妹妹,说起来,我倒是真的有些羡慕你,能得铁大哥死心塌地的爱恋,若是他能对我……唉,我说这些做什么?只盼你能早些醒过来罢……”

燕紫说到最后,却是无言,只能苦笑一声。

……

却说晋国大军后方的一座高台之上,身披甲胄的赵襄,此刻正手掌死死攥着佩剑的剑柄,他身上明明热得汗汽直冒,心底却是一片冰凉。

往日只听父辈谈论过上一次晋越以及北蛮之间的惨烈战事,心高气傲的他只当是一场场博取功名的沙场博弈,可当今日亲眼见过之后,他才知道那些赞颂战功的诗篇,皆是由鲜血写就,那些拜将的高坛,皆是人骨垒砌。

眼见晋军落于下风,他战战兢兢走上前去,对坐在高台大椅上的国师风清子抱拳一拜,说道:“国师,眼下能否动用那些修士的力量?”

风清子手里捧着一本不知是何内容的青色古籍,正蹙眉研读着,闻听此言后,才抬眼看了一下战场上的形势,而后又抬头看了一眼天色,微微点了点头。

立侍一旁的宁谌立即会意,冲一旁的传令兵嘱咐了几句。

不一会儿,战场之上,就传来了阵阵古怪的钟鸣之声。

伴随着钟声响起,整个战场上数十个区域,都响起了阵阵轰鸣之声。

霎时间,一张张威力巨大明火符四处炸裂,一团团人头大小的火球横扫百丈,所过之处人仰马翻,留下一地的乌黑焦尸。

这一边火势方歇,那一处雷声又起,各类术法神通,开始显露威势。

除了晋越两军交战之处,有大晋的随军修士发难,就连越军之中也有潜藏多年的修士谍子突施杀手,用出各种修行之人的手段,将身边之人击杀。

可怜那些越国军卒,根本反应不及,就死在了往日称兄道弟、同生共死的袍泽手中。

晋国的随军修士下了杀手,越国的修士自然也不会手软,纷纷使出了看家本领,与之厮杀在了一起。

战场之上,这些人出手皆是毫无保留,无所顾忌,彼此之间拼斗的是术法力和法宝,一时间倒成了胶着之势,可那些普通士兵遭受波及,伤亡愈发惨重。

交战至此,双方加之折损人马之数,已不下十数万计。

不知不觉间,日上三竿,已是到了正午时分。

一直颇为闲适,倚坐在那大椅上的风清子,低头看了一眼身前的影子,神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,其手腕一转,将那本青色古籍收起,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