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方战场之上爆鸣不断,电光四处炸响,直打得双方大军人仰马翻。

混乱奔逃之际,人马相互践踏,惨嚎震天,死伤无数。

广凉王目光扫视一圈战场后,对身后传令兵道:“我大越男儿,刀斧加身也不皱眉,不当如此枉死,立即鸣金收兵。”

随着鸣金之声响起,越国大军当中步军率先调头,向平陵关方向撤退,骑兵则游弋在后方,防止晋军追击。

晋军这边,没了风清子指挥,赵襄哪里敢自作主张,忙朝宁谌望去。

“速速追击,切不可让越国一兵一卒,逃回平陵关内。”宁谌知晓此次大战内幕,当即下令道。

于是晋军这边战鼓重新敲响,一声声嘹亮的号声,也随之响起。

晋国骑兵从两翼追上,步军也随之紧紧追了上来,越国大军撤退的速度,顿时被拉慢了许多。

高空之中,风清子先是瞥了一眼自己被雷电烧焦的道袍袖口,又看了一下,下方开始撤退的越国大军,俊朗的脸庞顿时有些扭曲起来。

“既然你们找死,就先拿你们祭剑。”他冷冷说道。

说罢,只见其一手探出袖袍,朝着下方猛地一挥。

一道血红光芒立即电射而出,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璀璨光痕,“铮”的一声,射入了“陷阵”剑阵的正中央。

只见此剑方一射入地下,一股无形威压立即从高空中倾轧而下,几乎令整片天空的天地灵气都成漏斗状,向下坍缩了下来。

处在正下方的数百名晋国士卒避让不及,顿时被卷入其中,惨呼都来不及发出一声,就被生生压得血骨俱碎,惨死当场。

那七名筑基修士见势不妙,立即变换法诀,单手冲天一指,七道粗壮剑气自高空血云和火焰之中迸射而下,集中打向地面那柄血色法剑。

“轰”的一声巨响。

血色法剑红光爆闪,浑身巨震,被打得深入地下三尺,直将地面劈出一片连绵不断的蛛网裂痕。

身处于云端之上的风清子,也是身形一震,似乎受到了不小的冲击。

他稳住身形之后,冷哼一声,双目之中光芒一闪,瞳孔黑白不分,竟然全都变作了殷红血色。

只见其嘴唇飞快翕动,双手在半空中不断挥舞,突然暴喝了一声:

“起”

这一声响起之后,整个平陵关外,大地隆隆震动,一阵飞沙走石,烟雾四起。

在众目睽睽之下,三十六根粗壮的黑色巨柱从地下破土而出,顶部尖细如同钉锥,上面铭刻着密集的古怪纹路,通体反射着乌黑光泽。

这三十六根破魂钉,每隔百丈便有一根,连接在一起,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,将一小半晋越两国的军队都围在了中央。

这边声音未落,外围更远处,又有“隆隆”之声响起,七十二根更加粗壮高大的血色巨柱,也纷纷从地面升起,其囊括面积更广,将整个战场都围在了中央。

广凉王站在城头之上,看着正门前升起的那根高逾百丈的巨大血色石柱,心中惊骇不已,压根儿不知道此物是何时被埋藏在此处的?

不等他惊讶完,七十二根引血柱与三六根破魂钉遥相呼应,彼此之上同时放出一红一黑两片光芒,从中升起两层巨大光幕,将晋越两国百万大军,全都困在了其中。

越国七名筑基期修士见状,心知不妙,彼此呼告一声,同时变化法诀,齐声喝道:“破!”

只见高空之中,血云一阵翻滚,七柄极品法剑各自携带着四十九柄上品法剑,从中飞射而出,彼此汇合在了一起,化作一道璀璨剑龙,朝着黑色光幕顶端冲撞了上去。

剑龙周身缭绕着七彩光芒,龙口之中有火焰雷电等诸多威能凝聚,一头扎入了黑色光幕之中。

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巨响!

黑色光幕剧烈一震,剑龙周身所有异相纷纷消失,三百五十柄法剑像是同时失去了控制一般,七零八落地从高空中掉落了下来,歪歪斜斜地插满了一地。

那七名筑基期修士,身上光芒竟是同时散去,身躯朝着前方扑倒下去,体内法魂竟是直接离体而出,溃散了开来,化为点点光芒,流入了黑色光幕之中。

与此同时,那三十六根破魂钉倒是同时亮起了光芒。

紧随其后,那七名修士肉身开始迅速腐化,一身精血也尽数汇入了血色光幕之中,七十二根引血柱也随之亮起了光芒。